[汗]留学班的地方遇见一个读小托福的皮猴儿,嘴巴不停,叽里呱啦的,做什么都要说话,要助教陪着读,过一会儿又把单词忘了,读题都不肯自己读。他妈就坐对面,不看着不行,中年妇女,已退休,白圆波点的黑色薄衫,见我第一句话是“那个老外和你说了什么”,焦虑小孩的英语,把公立学校称作“体制内”,问老师该不该去上几十块的语法班。你都把你娃送到这种暑假班一万五的地方来了,但焦虑一点儿都没见下落,反而路过眼前的都成了动辄高中出国动辄从小国际学校的小鬼。我能怎么样?一个凶不得的孩子,做什么都打折扣,家长很是舍不得。

评论(3)
热度(8)

© 观测者T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