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人群当中,旁边是一家音像店。在中国,这种经营模式已经几乎绝迹了,于是我料定这是他乡,而日文给了我自信。建筑物的公告栏上张贴着关于通り殺人鬼的警告,但是大家都仿佛不畏惧,一股一股涌过我的身侧,空中弥漫着血气,时值盛夏,升腾起红色的雾。

在那之后,我和一群怪人追逐着犯人。比如会说英语的男声优,白发的娇小贝斯手,开餐厅的胡子怪大叔,还有一位女儿曾被劫持的单身母亲(她的女儿也在队伍中,是一个bobo头、草莓发卡的小女孩)。

我们坐在儿童乐园的矮桌旁,结果杀人魔就来了。我也不知道我怎么认出来的,实际上,他的长相很模糊。我大声喊道:“——是他!”

这一段故事就结束了。

我继续做梦,梦见我住在宿舍里,室友都是我的初高中同学。其中有好几个我不是很喜欢的人,想不起来她们的全名。我本来和Z一起撸猫(我很嫉妒她可以养宠物,她有两只猫),我还在走廊里追狗,结果我讨厌的一位胡姓同学走过我面前,就只记得一点点破碎的汉字。

Z的父母来看她,我透过走廊的窗看到了。我打开房间里的窗户,外面是一片望不到头的绿色山峦。后来我去泳池,两侧像古希腊的建筑风格。我没有带泳衣,但我讨厌的一个红发女生躺在躺椅上。我心想,怎么在梦里都要见到她们!

然后我就醒了。

我昨天喝了一点酒,可能神智不是很清楚吧。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观测者T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