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
很久很久以前,遥远的东方有一位年轻的魔女。她与母亲一起生活在城堡里。

她们的邻居是炼金大师与他的学徒。

学徒是魔女的好朋友。

他总是在制造摇摇欲坠的小机关;而魔女为了不让他失望,总是悄悄用魔法让装置成功。

他对这些事信以为真,但是却从来不曾告诉老师。

有一天,魔女忍不住问道:

“你最近在做什么?”

学徒把工作台展示给朋友看:

“这是我的新作。”

原来学徒想要完成一项大发明,借此赢下老师的赞赏。

魔女很不开心。

学徒学习炼金足足十年,马上就要迎来审查仪式。

如果他获得了大师认可,就必须去远方自立门户。

她不想和青梅竹马分开,可又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阻止他。

 

这时,国王召见了魔女的母亲。

母亲比魔女强大,擅长攻击的魔法,所以魔女猜测这个国家受到了异形的威胁。

异形都长着丑陋的獠牙,浑身毛发,还会吃人类。

魔女非常害怕,于是她问道:

“妈妈,妈妈,你要去哪里?”

母亲和蔼地回答:

“我要去旅行。”

“是什么地方呀?”

母亲微笑着摸了摸魔女的头:

“你会知道的。”

 

城堡只剩下魔女一个人了。

魔女既寂寞又焦虑,匆匆忙忙地去敲炼金工房的门。

开门的是学徒。

原来大师也接受了国王的命令。

“他们去哪里了?”魔女说。

“国家的边界上的遗迹。”

学徒对魔女解释道。

因为他较为年长,所以比魔女知道得更多。

“什么遗迹?”

魔女感到不可思议。

“一百多年前,由魔族建造的城市。”

学徒温柔地说。

这个世界上早就没有魔族了。

一百多年前,他们输给了人类,从这片肥沃的土地之上销声匿迹。

他们的后代就是异形。

异形没有智慧,只记得对战果不甘与仇恨,四处袭击人类。

魔女心想:

他们去那里干什么呀?

好像看穿了魔女的想法,学徒说:

“他们要去探索那里。”

“为了宝藏吗?”

魔女忽然想到,魔族来不及带上所有的东西,就仓皇败退到北方了。

即使是现在,他们精炼矿石的技术仍是最先进的。

学徒沉默了片刻,开口道:

“我只知道是一座地下城。”

她不明白那是什么。

仿佛为了不让她担心,学徒让她留在工房里。

母亲不在的日子里,学徒总是代为照顾魔女。

他们之间有一种长久相伴的默契。

魔女和他一起喝了下午茶,一起为炼金植物添了肥料,一起保养工具。

学徒的活计干得很出色,大师挑不出刺,而且几乎没有他不会的理论。

魔女把玩着学徒做的音乐盒,恍惚地想:

为什么他还是学徒呢?为什么他的音乐盒做得这么好,其它的却不行呢?

她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事实,终究没有说出来。

学徒端来了她喜欢的奶油浓汤。

晚饭的时间到了。

夜色逐渐染蓝了天幕,终于到了好孩子该休息的时间。

直到魔女睡着为止,学徒一直为她念着绘本。

那是一个关于地下城宝藏的故事。

魔女反常地问东问西。

她对地下城起了浓厚的兴趣。

学徒问道:

“你想去地下城吗?”

魔女睁着眼睛。

她已经很困了,但是一想到学徒会离开,就很难睡着了。

她想要尽可能地记住和学徒共处的时间。

“等你长大了,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。”

学徒说道。

魔女以为他是在开玩笑。

“你不是要走了吗?”

学徒摇了摇头:

“不是。”

“一起去地下城——这是一个许诺吗?”

望着比自己年幼的魔女,学徒点了点头。

“那我会成为最强的魔女!”

她兴致勃勃地叫嚷着。

学徒首肯之后,魔女的睡意便涌了上来。

学徒像看着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,他把手掌轻轻地搭在魔女的脑袋上:

“好,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地下城。”

 

过了几日,国王的使者在日暮之时来到了魔女的城堡。

“您的母亲被国王赐予了那块土地,成为地下城的统治者了。”

使者如是宣布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魔女不解。

“——您将会成为她的继任者。”

使者看着年轻的魔女,娓娓道来事情的经过。

原来母亲和大师抵达了遗迹深处,并且打败了守护那座古城的龙。

龙的王座后是宝库的入口,里面满是金银珠宝。

国王大喜,命令将地下城纳入管辖。

母亲和大师却说:

“王啊,这不是你的财富,必然招致灾祸。”

国王询问解决之道。

“我们可以成为新的守护者。”

对于国王而言,这是一个好办法。

既不会得罪国会里的大臣,也不会与邻国产生纠纷。

他决定就这么做。

至此,地下城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城邦。

地图上清清楚楚地写明:

此乃是魔女的领土。

母亲想要把女儿接到那里。

魔女听完了这个故事,悻悻地撇了撇嘴。

“那学徒和我一起去吗?”

“您在说什么呢?”使者大吃一惊,“这里有学徒吗?”

魔女跑到窗口,指了指山丘上的尖顶小房子。

“住在炼金工房里的人。”

使者仿佛是认识学徒的。

他看了看工房,又看了看魔女,似乎恍然大悟。

“他早就是炼金术师了。”

魔女的手突然垂下。

“那他会和我一起去吗?”

使者困惑地盯着她。

“我不知道。你们有谈过这个吗?”

“有!”

魔女的脑中闪过那个许诺。

——那我会成为最强的魔女!

——好,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地下城。

她忽然想通了,快速地对使者道谢,朝工房的方向飞奔。

那不光是一个许诺。

学徒故意制造那些故障的道具,以期可以更久地留在工房里。

他其实通过了公会的行业考核。

她不停地、不停地奔跑着。

月亮当空,照亮了她眼前的小径。

工房滑入她的视野。

二楼学徒的房间没有亮灯。

任何一扇窗都没有发出温暖的光。

门口贴着一张字条:休业。

下面有一行小字:直到魔女能够去地下城探险为止。

魔女为了这个约定持续努力着。
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 

2

“结束了吗?”

女儿小心翼翼地从被子里露出眼睛。

“书到这里为止,”我说,“但妈妈我知道后半段哦。”

“哇!”她惊叹。

“还没有出版的第二卷,妈妈读过了。”

“快点说嘛——我想听魔女和炼金术师的故事——”女儿央求。

谁能拒绝可爱的女儿呢?

我清了清嗓子,继续叙述魔女的探险。

 

3

很久很久以前,遥远的西方有一位魔女。

她刚刚度过了成年生日。

这位魔女纵使年轻,却非常强大。

她生于东方,又来到此地求学。

难能可贵的是,她不仅有几乎无限的魔力,还有钻研失传魔法的渊博学识。

这个大陆上没有比她更厉害的魔法使了。

“她什么都好,就是太孤僻了。”

魔女的师傅评价道。

那是因为她们有所不知。

这位有为的魔女心里装着一个沉甸甸的约定。

在她年幼的时候,曾经和青梅竹马的炼金术师有过一个约定。

等她成为最强的魔女,就要和炼金术师一起去地下城。

 

如今的地下城是有名的珠宝交易城市,被吟游诗人歌颂为夜之都。

魔女的母亲是君临夜之都的女王。

她的身侧站着炼金大师。

那个男人可以制作判明公正的宝石,因此城镇里从来没有纠纷。

这两个人联手守护着这座城市。

曾经是尸骸遍地的冒险者墓地,现在却是繁华、文明的代名词。

一年前,女王颁布了旨意:

“我已经厌烦了,想要把王座传给别人。”

此言一出,四座皆惊。

考虑到女王的威望,众人认为必须要一位强者来接替她。

魔女理所当然成为了继承的最佳人选。

经过十天十夜的旅行,她来到了夜之都。

她遥望位于大裂谷中的地下城,那里十分美丽,灯火通明。

魔女在生日的前一天接到了母亲的书信。

她给了自己一个任务:

你要找到能判明公正的人。

魔女毫不意外地想到了炼金术师。

可惜,自那以后他们就再无联系。

人海茫茫,究竟该从何处找起?

她首先去了炼金公会的支部,但他们谁都不认识大师的学徒。

这时,一位用兜帽覆盖面容的老者建言:

“你可以去遗迹深处的迷宫看一看。”

“那里有‘判明公正的人’吗?”

“不,我只知道大师是从迷宫里得到宝石的制作方法的。”

魔女想,那可能是守护者的特权。

“女王也去过迷宫吗?”

“是的,他们是在那里打败巨龙的。”

说完,老者便步履轻盈地隐入了门外的人群。

 

魔女决定一试。

她对自己的强大深信不疑,单枪匹马地闯入迷宫。

里面年代久远,墙上尸骨累累。

魔族豢养了大量异形,在遗迹内作恶。

她轻而易举地打败了那些丑陋的怪兽。

尽管地形复杂,但对于深谙魔法的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。

很快,魔女便来到了尽头。

那里没有巨龙,只有他的骨架。

魔女在宝库里待了整整一夜,没有找到判明公正的宝石。

她失败了。

沮丧的魔女想踏上回程。

“请留步,最强的魔女,”巨龙的骨架如歌唱一般说道,“敢问你为何是独自一人?”

“我的同伴在路上。”

她不想承认自己没有找到炼金术师。

“那我不能封你为新的守护者。”

“我一个人不可以吗?”

魔女急切地问。

“既然你这么坚持……”巨龙的骨架悠闲地说,“答对了谜题,我不仅让你成为守护者,还会用魔法召来你的同伴。”

作为高等智慧生物,巨龙显然不能被母亲他们杀死。

不,也许他根本一开始就是这副姿态。

巨龙的骨架是炼金术的杰作。

“好吧。”

她妥协了。

“亲爱的魔女小姐,你强大吗?”

巨龙的骨架笑了。

这个问题确实很简单。

魔女是大陆最强的。

她可以单独攻略迷宫,不需要任何帮助。

为了尽快履行约定,她废寝忘食地学习。

可是这样就好了吗?

没有同伴、没有朋友、没有恋人。

——她什么都好,就是太孤僻了。

魔女说:

“可是我答应过别人我要成为最强。”

巨龙的骨架突然不说话了,从那之后走出了那个戴兜帽的老者。

“我就是你要找的人。”

他的声音一点也不苍老。

看到久别重逢的青梅竹马,魔女却并不惊讶。

“果然是你。”

炼金术师说:

“我为约定而来。”

魔女说:

“你就是我想找的人。”

这对年轻人牵着彼此的手,一同去觐见了女王。

多年以后,人们还是能从吟游诗人的口中听到他们的传奇。

魔女生前的画像被保存在宫殿中。

令人吃惊的是,她身边站着那位炼金术师。

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。

 

4

“这是真的结局了吗?”

我揉了揉女儿的头发,装作遗憾的模样:

“是啊,真可惜。”

“妈妈,爸爸是炼金术师吗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那你们不就是故事的翻版了吗?”

“念完了,你该睡觉了。”我刻意忽略了她的小聪明。

难道魔女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吗?

“好吧——”

她拖长了音调,还能听出一些不情愿。我苦笑了一下,替她盖好被子,关掉了房间里的灯。

走廊里还很敞亮,月光流泻下来。我驻足,眺望远景——

商客不断穿行于建筑物之间,身影交错,在烛光摇曳中留下笑谈。有翼魔兽降落在屋顶上,居民却习以为常,自它们背上取下货物。

整座城市像是一张蜘蛛网,而我们处在中心地势最高的位置。

魔女与炼金术师的故事,永远都在继续。

-FIN-

青梅竹马头顶青天。

评论(14)
热度(56)

© 观测者T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