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意:视角切换,此为BG线,两对。拼音是因为有词不能放……

 虽然写得超开心,但我想要很多评论小心心小蓝手!请支持我!谢谢大家!


前文:Chap.1 五星

Chap.2 罪犯

 

车厢内始终寂静无声。

因长足的熏陶,无人焦虑恐惧。

他们必须为上海,为亚洲,乃至于全人类带来旧文明的太阳。

白暗叹了口气。他今年二十五岁,早已没有宏图壮志,但求保住性命。

其他乘客年龄在十六到二十五间。因为家世各不相同,还不乏些机器仆从、生化保镖——白暗身旁正巧有一个极其漂亮的异类。

少年的胸膛随呼吸微微起伏,肌肤莹白,眉眼清晰,呈现出精心雕琢的美感,可惜蓝色的虹膜出卖了他。他将背脊挺得笔直,显得教养很好的样子,也抵消了那份似有若无的女气。

白暗长于中环,家境勉强跻身优渥之列,饶是见惯了富翁收藏,但同眼前人相较,可谓云泥之别。少年的模样绝不是量产爱宠,亦不似机械。

“你是毕业生吧……打算加入谁的队伍?”

白暗对漂亮的人总是客气的,言辞间多了几分讨好。

少年慢条斯理道:“没有想好。”

他说着,把耷拉下来的前发撩到一边。许是由于眼睛不同于常人,他也不看白暗,相当漫不经心。

白暗生气不起来,并不顾及少年惜字如金,色胆包天地偷偷瞄了两眼。

自己七年前没有被选中,述职做了户籍管理,每天就看登记照。实验室育儿的推广致使母胎怀孕绝迹,基因技术随之兴起,主要用于修复染色体先天缺陷。他时常遗憾上海严令禁止改变遗传外貌,否则大街上可不得全是美人。

“不好意思,我是中环的,请问你住……”

他张口,正要将身世全盘托出,被少年低声打断:“到了。”

穿过农业区后,人工降雨停歇,风景骤然转变。

于白暗而言本遥不可及的边境近在咫尺。

他以为跨过的一刹那会有震荡,但其实什么都未出现。他们只是普通地坐在火车上,而火车沿着轨道普通地出去了。

那道墙只在他的视线里停了一会会儿,短暂得难以置信。

他们已然处于都市圈外。“伞”的大部分能源都用于内部,因此此处没有茵茵绿意,与外界黄沙滔天如出一辙。

轨道戛然而止,火车因此停下。

白暗往外张望,果然一如所料,旅人们已在等待。

中枢之母担忧他们混入都市圈,因此任意小队单位只被允许派出一人,禁止铠车。他们都是不同所属,彼此距离分得很开。

有个手扶内燃机摩托车的胖子,也有抱着滑板的红发女子。他们没有活在保护下,确实有股受过磨砺的气质,精神倒比白暗想象中还是要好上一些。

后座的几个学生沉不住气,率先站了起来。

白暗从教育机构毕业了很久,久到导师已贡献大脑给中枢,成为了永恒的住民。他看到那些学生,倒是回忆起了在校时代。

“江阑,你要加入什么队?”

被称作江阑的少年说:“没有想好,只要能顺便探索学渊就行了。”

对方闻言,苦笑道:“你还真是固执。那不是个像乌托邦一样的城市吗?孕育中枢之母的学海之渊……要是有,肯定早被找到了。”

江阑在校成绩出众,待人温良,对“学渊”却异常执着,为此曾一周都睡在图书馆,把咖啡当水喝。一般这只被当是个性,他们习以为常地一笑了之。

“是啊,”江阑不反驳,陪着点了点头,“对了,江望在哪里?”

“四号车吧……她不是有门课没考及格吗?被安排到后面了。”

江阑温和地道了谢,便径直往走了。

白暗盘算着等出去再跟江阑偶遇,便盯住了少年纤细的背影,后面悉悉索索的私语却不停下。

“这就是所谓的‘双胞胎连心’?太护着江望了吧……四号车里可有个罪犯……”

“她智商和江阑没差,公开考试次次E档。导师也搞笑,上书给机关要宽待。”

其中的男生插道:“到了外界又不是成绩说了算。”

白暗心中嗤笑,面上不显。他早就想好了,跟个以行商为主的,没功勋不准回来的话,就到个小镇呆一辈子。他叹了口气,想起启蒙童话里“战后血色的残阳”,转头去认真打量外头。

“伞”下的人类看见的从来只是一碧如洗的天空,即使是圈外也不例外。顶上有几架浮空艇,白暗感到无所适从,没有细看,便低下头去。

他风华正茂的时候也满脑子是大义、社会进步,现在沦为昔日最唾弃的逃兵,想继续做一个掷地无声的普通人。

上海通过复兴战前文明获益丰厚,还原了发电机等多种机械设备,科技水平不可小觑……哪怕他心理准备再万全,还是消除不了那块不爽的疙瘩。他就像是不向中枢之母“尽孝”便毫无价值的工具。

“……各位,请稍安勿躁,方才我们收到了中枢之母传来的联络,请听完后再离开。”

不仅是白暗,所有人都抬起了头。

电子合成音从广播中响起:

“感谢诸位市民自愿为上海奉献力量——人类一人无法力挽狂澜,但集体可以众志成城。就在刚才,我接受了北京·中枢之母的邀请,正式确认加入五星联盟!今后,两城将共享遗迹咨询,扶持规模较小的都市,着眼于互利互惠的战略合作关系,为双赢共同努力——”

 

相比前方的沸腾,四号车受触动则小得几乎不存在。

这里属于“表现不佳”的毕业生,模拟测验的幸存率相当低,可以说是凑数来的吊车尾。为此丢脸的都去了更后边的餐车,如今里面几乎只剩下零星四个人。

“啊,复兴了复兴了,完了完了。”蓝眼睛的少女嘟囔道。

她占了两个座位,霸道地躺在上面,百无聊赖地蹬腿。她的哥哥江阑从“潜力股”车厢而来,正站在她旁边,一言不发。

身为性别不同的双胞胎,他们从眼眶的宽度到嘴唇的形状,都相似到了过分的地步。在第二性征发育以后,虽然被认错的情况确有改善,但单看五官依旧足以扮演彼此——这种特异性使教育机构作出了将他们配给同一导师的决断,即使纵观历届,也是极其罕有的。

车门洞开,让江望打了个寒噤。

气温在二十度左右,她却如临大敌,四肢摊平,装死。江阑无可奈何地皱起了眉,想把妹妹拉起来,她抱着他的手臂乖乖就范。

没等江望完全支起身子,后排传来一声唐突的怒号:

“都市圈的小鬼懂个屁,回家找导师喝奶去!”

发声者是个与周遭格格不入的女人——双臂被皮带束紧,脖子上铐着沉重的枷锁,黑发长得几乎铺满了背部。因为严重失衡,她也如江望一般躺倒在座上,看不清长相。

女人的担保军官戴着护目镜,抿着嘴唇,表情坚毅得刀枪不入。他的衣着基调为青,代表主人尚且是训练生,却不幸被抽中,被“荣誉升职”了。

“墨聿小姐,距离上次对话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,我忘记您的上一句话了,”他淡淡道,“因此无法理解您现在的意思。”

女人喊完一串话却得到这样的答复,登时疲软乏力。她揉了揉皮口罩留下的红印,复又不客气地瘫了下去。

“墨聿……”

江望兴致十足,重复了一遍女人的名字。她声音并不大,但于人数寥寥无几的四号车内无疑是明显至极。

她哥哥捏了捏她的肩,示意不要在罪犯面前轻举妄动:“阿望,她的危险等级是A级。”

墨聿眼皮都没抬,倒是军官扭过了头。

“两位,打扰了,由衷感到抱歉。”他的半张脸被严严实实地盖着,下颔还是很好看的,说话时露出两排皓齿。

“无所谓。”江阑回答。

与哥哥的话语相反,江望从座椅间探出了头,笑得促狭。

军官目睹两张恍如一人的面容,讶异道:“两位真像。”

他本对墨聿油盐不进,现在语气把年龄拉小了,最多二十岁。年纪轻轻,却被指派为走私军火商、煽动叛变者的护卫……发觉这点的江阑不赞成地皱眉,眼神复杂起来。

“军官先生难道是负责人?”

“是的,墨小姐在安保机关作客的两年间,一直一直是。”军官并不掩饰自豪。

墨聿悻悻骂道:“乔之言,臭小鬼,本小姐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罢了!”

“记得墨聿是中枢之母认定的罪人吧,为什么在这里,绝密任务吗?”

江阑到底是没能阻止妹妹。

乔之言态度骤冷,缓缓站了起来。他将嘴唇抿得更紧,将坚定不移的意志泄露了出来。

江望听到他开保险栓的动静,挑起一边的眉毛,更像是挑衅了。她挺着脖子,环顾四周——早已空无一人,便说:“不用血洗四号车了,就我和哥哥,动手吧。”

“以他的军衔不会有实弹,踏出去之前,我们的性命受规章保障,”江阑补充道,“他有权麻醉我们,但可以揪着致死的可能性辩护。”

“所以说……他不是不敢,而是最好不要?”

乔之言抬起枪口——

兄妹极快地交换了一个眼神,在分别奔向两个前后方向!

乔之言没料到江望会真的不要命,不过只是小施惩戒,大不了用精神药物善后……可他脑海忽地掠过想起那句“致死的可能性”,不由一滞。

“走神了!”

下个刹那,他颈部被猛地肘击。

乔之言气管错/位,想用左手去抓jiang望。她速度更胜一筹,利用身高差躲过,从下成功扣住了右腕!

江望的力气夺枪绰绰有余,反手丢到脑后。乔之言到底是成年男子,倾身去制止她,眼看就要碰到,一团黑影对准了他——

是枪口。

江阑没有走!

少年如同卸下了画皮的妖,蓝眼睛中透出戏谑,乔之言蓦然拥有了对着江望的错觉。

江阑的手如其人,骨节漂亮分明,但握着凶器也很稳当。

枪身上刻着细细的纹路,像是字一样。乔之言一惊:这是有制造刻印的真家伙!

“咚!”

配枪掉落在地,但位置并不远。

他准备誓死一搏,浑身紧绷,后颈、膝盖却俱是一软,额头被一个冰冷的物体顶住。

“非常抱歉。”

“此路不通。”

八个字重叠,通过踩在身上的两只脚震动乔之言的血液。他被推得跪趴在地,即使可以挣开,受江阑的荷枪实弹所迫,他不能尝试,只是不断从牙缝间挤出气。

“为……什么……你会有……”

“啊,这个啊,”江阑说,“父母的遗物,北方总工业集团遗迹的产品。”

他恢复了沉稳,不复与妹妹相仿的玩世不恭,但乔之言并不买账,狠狠地瞪他。

兄妹谁都不算善茬,本质是一样的,何苦在原形毕露后假装。

“啪啪啪啪!”

墨聿的掌声猝不及防地响起。

乔之言勉力偏过头,终于意识到他们的目标是这位“重要人物”。

“献丑了,我们是根据令堂……”江望挠了挠鼻尖,公事公办。

“太棒了!我猜你们就是来救我的!”

“说是‘救’不太正确,我们收了报酬,墨小姐,”江阑纠正道,“将军她非常担心您……总之,我们将会护送您去令尊的城市。”

“还要感谢令堂的大方。”

江望从座下提出一只金属箱子,上面亮着绿灯。乔之言刚好看见了“屏蔽器”三字,被有内鬼的事实所慑——墨聿下落不明的母亲竟是将军,怪不得他们打了这么久,却没有干涉!

江阑俯身,在他耳畔温雅道:

“在找到墨先生的人之前,请务必配合。”

-TBC-

下集预告:【Chap.3 墙外】

“李子,你原来是在这块被老大给救了的?”

“有钱为啥不要!不要白不要啊!”

“这老头一年比一年精了……”

回归李洺、闵天昭、尤利娅视角!


评论(11)
热度(30)

© 观测者T / Powered by LOFTER